〖广州桑拿〗放棹七里泷

[复制链接]
查看67 | 回复0 | 2019-10-4 11:26: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江回滩绕百千湾,几日离肠九曲环。一榴画眉声里过,客愁多 似富春山。”
我读了这一首清代诗人徐阮邻氏的诗,从第一句读到末一句细细 地咀嚼着,辨着味儿,便不由得使我由富舂山而想起七里泷来。这一 次是清游,是在一九二六年的春光好时,距今已有两年了。两年间的 光阴,也像七里泷的水一般宛宛流去,不知漂洗了多少事情的回忆; 然而那水媚山明的七里泷,却在我心头脑底留下了一个很深很深的印 象,再也漂洗不去。七里泷啊,你真是一个移人的尤物!
我们告別了俗尘万丈的上海,跳上沪杭火车,一路兴高采烈地到 了杭州,就近在旅馆里宿了一夜。第二天清早七点钟,便赶往南星桥 去。我们打听得轮船直放桐庐的共有两艘,每天分早晨、午后两班驶 行。这时是八点半钟左右,轮船正在码头上,我们分坐了两个舱,端 为大家都是熟不拘礼的熟人,一路上言笑晏晏,无拘无束。内中有一 对夫妇新婚未久,还不到半年,虽说早已度过了蜜月,多少却还带些 儿蜜意,因便成了众矢之的,给我们借这船舱一角,补行闹新房的 把戏。
轮船驶过了六和塔,回头不见了塔影,便渐渐地进富春江了。一 到这富春江上,说也奇怪,顿觉得山绿了,水也绿了,上下左右,一 片绿油油地;我们容与于山水之间,也似乎衬映得衣袂俱绿,面目 俱绿了。游侣中有一个摄影迷眼瞧着好景当前,不肯放过,兀自捧着 他所心爱的一架摄影机,在船头上跳来跳去,一张又一张的,不知摄 了多少。将到富阳时,天公不作美,忽地下起雨来。雨点儿着在水面 上,错错落落地,似乎撒下了明珠无数。四下里的山,都罩在雨气
泰迪熊美女 4.jpg
中,迷迷濛濛地,似是蒙着轻绡雾縠一般。同船有两个外国人,在船 头看雨景,和我们攀谈;说这一带风景,绝似日本的西京,真是美绝 妙绝,便是西方几个名胜之区,也及不上这里的幽丽呢。我们听了, 也附和着他们叹赏不止。
午后五点钟光景,天上云散雨收,只还没有放晴。一阵子汽笛呜 呜,船上人报道桐庐到了。我们上了岸,地上泥滑滑,雨水还没有 干,脚下很觉难行。幸而旅馆就在岸边,走不上几十步路,早就到 了。这旅馆楼阁三层,临江而筑,所处的地位很好,确有帆影接窗潮 声到枕之妙。
住的问题解决了,便解决吃的问题,在邻近一家菜馆中饱餐了一 顿,才回到旅馆中休息。
我爱看夜景,独个儿凭阑待月,可是倚偏了阑干,不见月来,只 见乱云如絮,在桐君山头相推相逐,煞是好看。夜半月上,沿江的一 带阑干都沐在月光之中,而富春江的水,更像铺着片片碎银似的,美 妙已极。
我因舟车辛苦了一天,很觉疲倦,悄悄地先自睡了。难为游侣们 已商定了明天游七里泷的计划,将船只和饭菜都安排好了。第二天早 上八点钟,就预备出发;等候一位向导,兀自不见来。却望见了对面 的桐君山,山容如笑,倒像在那里欢迎我们前去一游似的。于是搭了 摆渡船,渡到对江的山下去。山虽不高,风景却还不恶。山顶有桐君 寺、桐君祠。桐君姓氏、朝代都不详,传说是黄帝时代的人,采药求 道,到这东山之上,偎在一株桐树下,有人问其姓,他则指桐示之, 世因名其人曰桐君。他识得草木的性味,定三品药物,有《药性》 (共四卷)和《采药歌》两种著作,此君可称是中国药剂师中的开山 鼻祖了。桐君寺内有小轩一间,见柱上有联语,上联是“君系上古神 仙,灵兮如在”,下联是“我爱此间山水,梦也常来”。大家见了下 联,都拍手喊好,像富春江上这样的山明水媚,真教人梦也常来了。
我们走下桐君山来,那向导已来了,正在对岸向我们招手,我们 便疾忙摆渡过去,走上咋夜预定的那只大船。那船倒是一只新船,十

分宽敞,足足可容二_卜人。船巾-家老小,都在船尾,真是云水乡中 一个美满的家庭。我幻一行十多人,占满了一船,红日三竿,便照 着我们欢欣鼓舞地出发。春水船如天上坐,已够舒服,何况又在富春 江上呢。我和斐坐在船头饱看山水,越上去越见得山靑水绿,如人画 图,比了西子湖,自别有一番境界。
欸乃声声,似乎唱着快乐之歌,缓缓地在这幽美绝世的七里泥 中行进,泷口水浅,船家上岸去背纤。我们全船的人,知道好景临 头,不肯轻轻放过,都聚在船头,尽着赏览。我们瞧这一片伟大的美 景,如展黄子久山水长卷;一时神怡心旷,兀自默默地看着,再也说 不出一句话来。昔人见了绝色的美人,有“心噤丽质” 一句话,我这 时也大有心噤丽质之慨了。一路看山看水,飘飘欲仙。三点三十五分 钟,便到了那鼎鼎有名的严子陵钓台之下。船儿停住了,大家走上山 去。上山见有大碑ffi立,标着“严子陵钓鱼台”、“谢皋羽恸哭西台” 诸字。山顶有东、西二台,高一百六十丈,东台便是严子陵钓台,有 亭翼然。亭下砖石很多,据船家说,倘能将砖石击中亭顶的,便是弄 璋的喜兆。我们好奇,拾过了砖块,抛掷了一会。我坐在钓台的平石 上,低头一望,毛发为竖。当下我们说着顽话,说这钓鱼台离水既这 般高,不知当初严先生是怎样钓鱼的?也许那鱼竿是特别大特別长的 吗?我们纷纷研究的结果,便断定当初水面很高,至少要比现在高百 丈以上,所以严先生尽可在这钓台上安然钓鱼了。西台便是谢皋羽恸 哭之所,台上也有一亭,亭中有“清风千古” 一块大碑。我们小立摩 挲了一会,仿佛瞧见谢先生的泪痕,听得谢先生的哭声哩。谢先生名 翱,字皋羽,号晞发子,宋代长溪(今福建霞浦)人。后迁居浦城 (今福建建安)。元兵南侵时,曾参加文天祥抗战部队,任咨议参军。 宋亡不仕。及闻天祥殉国,先生独带了酒,登富舂山,设文山神主, 酧奠号泣,作《西台恸哭记》。卒后葬钓台南。清代诗人徐东痴吊以 诗云:“晞发吟成未了身,可怜无地着斯人。生为信国流离客,死结严 陵寂寞邻。疑向西台犹恸哭,思当南宋合酸辛。我来凭吊荒山曲,朱 鸟魂归若有神。”诗意也是很沉痛的。

山中有严先生祠,少不得要去拜谒一下,见是一幅画像,道貌蔼 然,满现着笑容,回想到他当初隐姓埋名,洁身高隐:汉光武是他少 时的同学,有意给他做大官,他却坚辞不就,宁可在富春江上种田钓 鱼,以终其身。祠中葙联云:“磐石钓台高,任长鲸跋浪沧溟,料理丝 纶,独把一竿观世局;扁舟云路近,携孤鹤放怀山水,安排诗酒,好 凭七里听滩声。”祠旁有一座楼,名客星楼,供有谢皋羽、苏东坡等 神位,楼中有一联云:“大汉千古,先生一人。”分明是指严先生而言, 称颂十分得体。
我们在严祠中小坐了半晌,啜了一盏清茶,才踱下山去。我们原 议是要直到严州的。因为我曾听得前辈陈冷先生说,从桐庐到兰溪几 百里水路,全是引人人胜的好景。倘若不到兰溪,那么至少也得到严 州。所以我们此来,就决计以严州为目的地了。不道同行中有人醉 心西子湖上裙屐之盛,不愿冷清清地再伴这淸寂的山水,因便贿通船 家,推说当日不及到严州,势将搁在半路上。又说严州有强盗,往往 打劫船客,于是就在钓台下回掉了。
归途到罗市镇一游,无甚可观,不过沿江一带的石滩,还可动 目。而在岸上看那七里泷一带的山,罩在蔷薇色的夕阳里,真觉得春 山如笑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10

主题

10

帖子

38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