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水晶棺”

[复制链接]
查看256 | 回复0 | 2019-6-23 17:12: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琥珀又名血琥珀、血珀、红琥珀、光珀,是第三纪松柏科植物 的树胶。在地质作用下被掩埋在地下,树脂失去挥发成分并聚合, 固化形成琥珀。因此,琥珀的形成过程非常漫长。
常见的琥珀颜色和里面的包裹物都不一样,类型很多,但多 数是金黄色、褐红色、紫色等,而包裹物的类型多为昆虫、植物等 类。其中,昆虫类的琥珀化石是比较珍贵和稀少的,也就是人们常 称的“虫珀”。
“虫珀”是如何形成以及琥珀里的昆虫是怎样保留下来的呢?
这就是一个复杂而残忍的过程了。黏稠的树脂顺着树干流淌下 来时,正好滴落在树干上栖息的昆虫身上,树脂将昆虫包裹,昆虫 无法挣脱黏稠的树脂,只能被包裹在树脂里,因此就成了琥珀中的 昆虫。
然后经过千万年的地质变迁,树木倒塌被埋藏底下,连同树脂 一起在黑暗的地下,而被包裹在树脂中的昆虫,也便随同树脂一同 被埋藏,树脂就仿佛昆虫的棺材一样。直到重新被挖出的那一刻, 它们才重见天日,琥珀晶莹剔透,而里面的昆虫依然栩栩如生。看 起来,琥拍就像是昆虫的“水晶棺” 一样。

钟摆般游移不定的罗布泊
20世纪,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认为罗布泊是一个“游移 湖’’,他经过实地考察后得出,罗布泊由北向南和由南向北的游移 周期为1500年。
赫定认为罗布泊之所以会移动,是因为进入湖中的河水挟带有 大量泥沙,沉积在湖盆里,使得湖底抬高,令湖水往地势低的地方 移动。而过一段时间后,被泥沙抬高露出的湖底,又遭受风的吹蚀 而降低,这时湖水又回到原来的湖盆中。就这样,罗布泊像老式的 大钟钟摆一样,南北游移不定。
这个理论一推出,罗布泊的“游移说”得到了许多人的肯定。 但在中国的夏训诚等科学家实地考察后,发现事情并不是那么回 事,罗布泊并没有因为大面积的地面风蚀而发生明显的湖体游移,
它的水体变化受控于入湖水系变迁,所以也就推翻了赫定的结论, 他认为罗布泊并不是“游移湖”。
夏训诚等人经过观察发现,罗布泊属于小洼地,它和南面的喀拉 和顺都是平原中局部陷落的地势,而罗布泊更要低一些。夏训诚带领 的科考队探测出罗布泊最低处为778米,与其相邻的喀拉和顺湖最低 处为788米,两者相差10米,水往低处流,不大可能发生罗布泊倒流 喀拉和顺的现象。而且他们还发现干涸的湖底都是坚硬的盐壳,用铁 锤都很难敲碎,所以风的吹蚀作用并不容易让湖底重新降低。
而按照斯文?赫定的推测,1500年左右会形成10米以上的沉积 物。但在湖底钻探取样测定年代的结果发现,湖底沉积物1.5米深 处,是3600年前的沉积物。而且沉积物中含有香蒲属和莎草科植物 花粉,不同层次中都有这些水生植物花粉的分布。夏训诚认为,这 说明近万年来,罗布泊经常有水停积物。
为了更好地研究罗布泊,夏训诚带领科考队在湖底实际测量了 一条50千米的水平线,最大高差仅3.02米。可以看出罗布泊及周围地 区是宽浅洼地,高差很小。夏训诚说:“由于塔M木河和孔雀河下游 水系经常变动改道,这会使终点湖罗布泊位置、大小、形状发生较

大的变化。”
后来,夏训诚于1980年5月参加中国科学院沙漠考察团访问美 国时,在华盛顿遥感专家艾尔?巴兹家做客,看到艾尔家挂着一张 罗布泊的卫星拍摄图,极像人的耳朵轮廓,艾尔指着“耳轮”“耳 垂”和“耳孔”问夏训诚它们分别代表什么。当时夏训诚不能给出 答案,但他跟艾尔说:“我以后会告诉你。’,
多次研究后,夏训诚终于找到了大耳朵的答案,将“大耳朵” 按位置套叠在有地形标高的地形图上,“大耳朵”的范围恰恰是罗 布泊海拔高程780米等高线,测量面积为5350平方千米。
“ ‘耳轮’是湖水退缩蒸发的痕迹;‘耳孔’是伸人湖中的半 岛,将罗布泊分成东西两湖;‘耳垂’是喀拉和顺湖注人罗布泊形 成的三角洲。”夏训诚和项目组的科研人员通过水准测量、光谱测 定、分段采样分析等综合分析后,进一步得出对罗布泊“大耳朵” 的新认识:罗布泊“大耳朵”形态形成受原湖岸地形的控制,特别 是受伸入湖中半岛的影响;“大耳朵”图像上“耳轮线”,是湖水 退缩盐壳形成过程中的年、季韵律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10

主题

10

帖子

38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