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5|回复: 0

想念德宏边关

[复制链接]

0

主题

0

帖子

5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53
发表于 2017-12-1 13:45: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想念德宏边关【作者文集】【作者资料】共计2240字
  
  
  想念德宏边关
  ——杨佳富
  
  
  1981年的秋日,我搭乘大雁的翅膀飞出彝山落在“孔雀之乡”德宏边境,开始军旅生涯。从此,有一群人在我的口下徘徊,有一群人在我的笔下升华,得到永生。从红领章到黄肩章,一转眼20多年逝去,而德宏边防仍在心里,我又翻开那些难忘的日记。
  一、江边巡逻 
  一轮橙黄色的圆月,象只大气球,从瑞丽江中浮起来,飘上蓝色的夜空,给边镇抹上一层清凉、静谧、美好的色彩。缠绵的凤尾竹下,飘出一串笑语……
  踏着淡淡的月色,我跟着站长巡逻在界江边。
  界江那边,是一个陌生的世界。红黄蓝绿的灯光,闪闪烁烁。隔着似有非有的窗纱,软绵绵的乐曲,尖叫的歌声,放荡的笑语,不断传出来。我的心里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哦,那就是个别人向往的乐园吗?我又想起站长给我讲的那件事:美丽的春城有一对青年,为了寻找最大的“幸福”,偷越国境。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天堂”给他俩带来的只是生离死别。一次,他们住的茅屋遭劫,男的被打死,什么可以影响白癜风疾病的药物那女的从此被迫流落各地卖淫为生……
  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站长,紧抿着嘴唇,心情也显得格外沉重。站长已经在这里战斗了十个春秋,多少个日夜,他近墨不黑,常在河边走,就是不湿鞋。由于长期在这里执勤,地熟人熟,有的走私分子为了求他开“绿灯”,把金钱、洋货塞到他的手中,而他铁面无私,断然拒绝,并巧妙地使走私分子一个个落网。
  月亮钻到云层里去了,我跟站长顺着江堤走着。夜风中,江那边又传来了一阵女人悲凉的哭声……会不会是站长讲的那个女人在哭呢?我不想再猜测下去。在那边,不幸的人,何止是她一个……
  祖国的南疆边镇,睡熟了,象在做着甜蜜的梦。披着淡淡的月光,我荷跟着站长,在界河边走着,走着,……             
  二、情满平山 
  正当山茶花喷红吐艳的时候,我伴着清晨乳白的云雾登上了位于中缅边境的平山,采访驻守在这里的腊撒边防前哨排的干部战士。
  平山,其实不平,海拔二千挂零,长年被云雾笼罩着。我站在哨所不到一小时,头发、眉毛就凝结起无数颗晶莹的露珠,衣服也被打湿了。这里环境恶劣、生活艰苦,一年四季很难吃上新鲜的蔬菜;夏天,毒蛇蚂蝗遍地;冬天,刺骨的寒风把战士的脸刮出一道道血口子。而前哨排的干部战士没有畏惧,没有退缩。只要你来到哨所,很快就会感受到他们对哨所、对生活和平山人民那深沉的爱。
  腊梅花开,春节到了,节日的平山却很清冷,没有鞭炮,甚至连锣鼓声也没有。这时,在林间山道上,响起清脆的马蹄声,这是一位战士牵着两匹驮马,送年货来了。他叫吴光伦,是从贵阳市入伍的干部子弟,已在边防线上度过了五个春秋。刚入伍时,他曾想过,“白天兵看兵,晚上看星星”的平山,会埋没自己的青春。哨所进行的爱国主义和教育,使他懂得了人生的价值,站里让他当“马倌”,他愉快地接授了。一个人在密林山路上赶马,有时遇到暴风雪,他总是卸下驮子,自己扛上,让马毫无负担的攀登,有一次,密林里传来狼嚎声,马惊得乱嘶,他鸣把狼吓跑后,两匹军马走过来,用它们那温柔的嘴唇亲昵地拱他的脸颊疼痛其实有好多的说法。他抱着马颈和它们依偎在一起,心里感到无比的欣慰。
  干部战士经常巡逻查界碑,来回路程三天。饿了,啃冷馒头:渴了,喝口泉水。有时,天气突变,暴风雨袭来,有的战士冻得手脚麻木,滑得摔倒在地。但当他们看到边境上那陈旧的碉堡,想到我国人民遭受法国殖民者屠杀的血恨,顿时情绪高涨,大家爬起来,紧握钢,又一步一步继续前进。
  片片晚霞迎落日,行行百鸟待归巢。当我结束采访时,哨所里传出了战士们激昂的歌声:
  战士守卫在边防,
  爱听林中雀鸟唱;
  一草一木都有情,
  我把高山当家乡……  
  三、桥头漫步 
  泼水节刚过,我又来到畹町桥头漫步。
  畹町桥,全长只有二十多米,宽不过五米,它横跨两个国度,驻守着祖国西南边陲的重关要隘。它是历史的见证,友谊的纽带。
  半个多世纪以来,畹町桥几经沧桑。在滇缅公路未通之前,那时的所谓畹町桥,其实只是两根并排紧挨的大木头。1938年滇缅公路通车了,当时我国北方已大片沦陷。不久,日本侵略者的铁蹄践踏了畹町桥,多少人跟随着马帮铃声,漂泊他乡异国。日本投降后,反动派更加穷凶极恶,反动帮会横行霸道,百姓贫病交加,生活暗无天日之中。
  1950年,解放大军开进畹町,把第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插上了畹町桥头,畹町获得解放,畹町桥得到新生。经过三十多年的建设,畹町已是楼房矗立、花木掩映的新城市,畹町桥也早改建为一座结实坚固的钢筋水泥桥了。
  微风中飘来桂花的香味,界河响着哗哗水声。1956年12月5日,我们敬爱的周总理,陪同缅甸联邦前总理昊巴瑞,从境外健步踏上畹町桥,前往芒市参加中缅边民友好联欢,在畹町镇亲切接见了畹町各族人民和守桥的战士,为两国边民的“胞波”白癜风治疗方法哪种好情意奠定了牢固的基础。时隔近三十年,又是一个幸福的时刻,今年2月17日,总书记又来到畹町桥头,欣然命笔,为边城题了“中缅胞波情谊万古长青”,打开了对外开放的“窗口”,为中缅世代友好谱写了新的篇章。
  每当彩霞飞满蓝天,鲜红的五星红旗在桥头上升起,我们武警战士便热情地迎接从彼岸登桥前来畹町早市的邻国边民。两国边民在畹町街上连蓬搭摊,友好互市,畹町桥头,时时回荡着边民互道平安和问好的笑语。
  一弯新月升起来了,洒着淡淡的银辉。界河边的傣寨沉浸在溶溶的月色里。桥头哨兵睁着明亮的眼睛,看护着这里的一草一木;巡逻的战士,迈着坚定的步伐,一遍一遍丈量着祖国美丽而神奇的疆土。
  南疆的风啊,轻轻地掀动着他们的衣襟…… 
  
  
  本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
  联系方式:(电话)0871415352|(Email)wmcj1964@sina.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